首頁 >三峽故事 >詳情
開州“勵志哥”于治清: 用搖晃的手寫出4萬字的小說
2020-01-19 11:02:27
來源: 三峽都市報
字號:

 于治清


 三峽傳媒網訊(記者 蒲翔 通訊員 向萍 文/圖 )他是一位出生貧寒的天生小兒麻痹患者,今年26歲,口齒不清,手指不靈,一瘸一拐……但他不僅自強自立,勤勞肯干,還每天堅持自學初中課程,空閑時間,他用最搖晃的手,寫出了最堅定的詩篇,目前已完成近4萬字的小說《母親就醫》,他就是紫水鄉花嶺村9組的貧困戶于治清。


 近日,在開州區紫水鄉花嶺村,記者看到他在田間忙碌著,動作看起來很笨拙,盡管如此,他臉上卻掛著燦爛的微笑……


命運多舛,他仍然要上學


“這個孩子命苦,生下來就有殘疾。”花嶺村村主任付維開疼惜地說。


 于治清出生于一個貧寒的家庭,父親于其和,今年75歲,母親李陽翠,70歲,夫妻倆育有兩個兒子,大兒子于治田因患上肺癌,多方治療無果,于去年底去世,小兒子于治清,患有先天小兒麻痹癥,手無力,握不住東西,腳搖晃,行走不便,而且說話吐詞不清,第一次接觸交流的人,很難聽清他的表達。


“清兒好幾歲了都還不會走路,同齡人都上學了。”李陽翠抹著眼淚說。


 盡管如此,于治清卻堅持要上學,父母拗不過他,只好背著他去學校。


“我總不能要父母背一輩子。”倔強的于治清,每天自己訓練走路,一步,兩步,三步……摔了,爬起來,酸了,歇一歇,就這樣,他終于可以搖搖晃晃地自己走路了。


 小學畢業后,看到他讀書這么辛苦,家人勸他放棄,于治清硬是犟著念完了初一,但后來因為身體原因,實在不能堅持,于治清便回到了家里,被迫當起了“宅男”。


 勤勞苦干,他不等不靠


 于治清雖身有殘疾,但他從來沒有把自己當做殘疾人看待。


 每天天不亮,父母到田間忙碌,他就在后方做好“后勤”,幫父母做飯,打掃房間,喂雞喂豬,雖然手腳不便,但他忍痛克服。


“爸媽都老了,我能幫他們一把算一把。”與于治清交流一會兒,他便打開了話匣子。


 由于于治清身體原因,老爸老媽一般都不要他下地干活,但于治清偶爾也犟著和父母一道,去地里幫幫忙。


 前段時間正是生姜收獲時節,于治清來到生姜地里,幫父母挖生姜,背生姜,哪怕一次只能背10公斤,也要減輕母親干活的負擔。


 于治清的手指關節畸形,不靈活,握東西使不上勁,其他人輕松搞定的事情,他卻要做幾遍甚至幾十遍,但他從未放棄。


“于治清身上,有一種很感人的東西,就是陽光,感恩,從不抱怨生活。”扶貧幫扶干部陳善勇第一次見于治清,看見他一臉天真無邪的笑,瞬間就被他感染了,后來的多次接觸,于治清和陳善勇成了“忘年交”,他倆互通微信,時常在微信里交流。


“他們一家,真的很困難,兩個老人也是病號,但是這一家子,從來不給干部提要求,從來不主動索取什么,有困難總是自己扛!”付維開說。“這家人勤快,每年收成都不差,70多歲的老人還種菜賣,天不亮就起床,還背到街上去趕場,這種不等不靠的精神,十分令人欽佩。”陳善勇說。


“現在政策這么好,對我們一家這么多關照,我們還是要自己努點力,加把勁,把日子過好點!”于治清語速很慢,談吐之間,眼睛里閃爍著感激的淚花。


 堅持自學,他寫詩寫小說


 于治清其實很想讀書,迫于身體原因,念了初一就輟學了,宅在家里的于治清,借了很多初二初三的課本,稍微有空,他就專心看課本,做習題。


 于治清還有一個最大的愛好,就是看書,尤其喜歡文學類書籍,《鋼鐵是怎樣煉成的》《紅樓夢》《魯賓遜漂流記》《史記》等,每當干完農活,做完家務,于治清就完全陶醉在書海里。


 在于治清簡陋的房間里,有一臺最貴重的電器。


“這臺電腦是陳善勇叔叔送給我的,自從有了這臺電腦,我的生活完全變了樣,變得十分精彩……”于治清說著,眉宇間洋溢著無比的興奮。


 愛寫詩愛創作的于治清自從有了電腦,陳叔叔聯系幫忙安裝了寬帶,他的宅居生活,變得不再枯燥。空閑時間,寫詩寫小說,就像窗外透進來的陽光,給于治清的生活,賦予全新的概念。


“春日朝陽萬壑兮,千鳥萬蝶初飛起。一日只有清晨好,快讀詩書才人出”“暮目滿天云,水中蛙聲鳴。未見人遲歸,才識鄉村情”“常坐書齋不自哀,暢讀詩書盡開懷。底小何為陋家室,惟悟獨馨亦可觀”……記者翻看著于治清創作的小詩,他顯得有些不好意思和緊張,連連表示“寫起耍的,見不得人”。


 記者在桌子一角,還看到于治清創作的小說手稿,上面密密麻麻修改了無數遍。


 于治清正在創作小說《母親就醫》,取材于自己母親的部分故事,2年寫了4萬字。


 翻看他的小說,盡管字里行間還稍顯稚嫩,但記者眼前浮現的卻是另外一幅感人場景:一雙不靈活的畸形之手,是如何在鍵盤上流淌出一句句話,一段段文章?他敲打的哪是文字,分明就是一股不屈不撓的精神!


“我知道我寫得還不好,但我要不斷學習,不斷修改,能夠發表出來,就是我最大的夢想了……”于治清的眼睛透出希望之光。


“命運以痛吻我,我卻報之以歌”,就是這道光,為貧困戶于治清增添了一股無比強大的力量。

編輯: 姚櫓
海豚海岸试玩
辽宁35选7走势图500期 云南快乐十分遗漏数 好彩1预测 贵州麻将上分才能玩的 山东十一选五遗漏走势 东方6+1开奖号 成都微信麻将群二维码 福彩广西快乐双彩24选7 310大赢家比分 全天幸运飞艇 贝得来配资 广东十一选五软件免费 访问出错或页面为空 贵州麻将教程视频 分赛车稳定赚钱计划 点点牛配资